90后“最美奋斗者”:云南姑娘铁飞燕的侠骨柔情

90后“最美奋斗者”:云南姑娘铁飞燕的侠骨柔情

目前,通过OTA平台完成的每笔销售中,驴迹科技都要给平台方进行47%-48%的分成,接近50%的分成比例,可见驴迹科技在整个生态链中的弱势地位,议价能力不足。

由于驴迹科技2019年上半年利润增速达245%,预计2019年仍将保持较快增长,因此驴迹科技的动态市盈率可能低于15倍。较为便宜的估值或是投资者买入的重要理由。

她给孩子起名“铁子健”,每月九百块钱收入,几乎全部用于孩子的开销。除了经济压力,17岁的她也很少参与年轻人的社交。“心里惦记她,一下班就回家了。”

在随后的履职时间里,铁飞燕每年都到农村实地调研,为留守儿童、乡村教师等群体积极奔走,多个建议得到政府部门的回应与落实。其中,关于提高乡村教师待遇的建议得到云南省委省政府重视,2015年起,全省乡村教师工资每人每月提高了500元。

很多互联网产品都是靠“单针捅破天”,然后逐渐发展成为更大的平台。“店中店”模式显然在这方面有着天然的缺陷和明显的天花板。

铁飞燕不是没有想过放弃,尤其是村里人开始流传“孩子是她的私生子”时,家里反对声渐起。“他们不让子健叫我妈妈,我就晚上悄悄让她叫。”回想起那段时光,铁飞燕感到很暖、很暖。

号称中国最大在线电子导览提供商,又拥有整个行业86%的市场份额,似乎一颗新星正在冉冉升起,投资者趋之若鹜也在情理之中。

那为什么会出现这个问题?“我们从小学到大学再到研考研究生,一次次的考试,一次次的复习,使得99%的孩子可以对自己失去了信心,失去了对知识的追求。”他认为,这些人本世纪大多数都会被淘汰。

缺点也同样明显,首先这种商业模式的业绩受制于与平台间的关系,自身很难掌握主动权。商务拓展、分成比例、平台调整策略等一系列原因都会带来极大的变数。

最近两年,驴迹科技业绩增长迅速,2016年公司的总营收仅为0.13亿元,但其2018年的营收已增至3.02亿元,营收飙升22倍。2019年上半年,驴迹科技依然保持此前的高增长,总营收由2018年同期的0.64亿元增至1.83亿元,同比增长186%。

经历掌声与赞誉后,这位来自乌蒙山区的云南姑娘走出聚光灯,在平凡的工作一线继续散发光与热。

无论在人大代表履职期间,还是当选“最美奋斗者”,“90后”的标签始终与铁飞燕相伴。

具体来看,驴迹科技的产品涵盖景区手绘地图、景点文字介绍以及语音讲解,此外公司也会应景区和政府办公室要求,提供内容定制服务。 

没有人教小子健叫“妈妈”,但八九个月的小子健却盯着铁飞燕,叫了人生中第一次的“妈妈”。

勇担当:“90后”为群众发声

回家后,铁飞燕便病倒了,咳个不停。“后来去医院做检查,才发现有点儿肺积水。”但铁飞燕不后悔,在她看来,跳水救人是本能反应,也是举手之劳。

其次,用户数据不是自己的,就没法进行深度运营,产品与购买者之间的关系就会停留在买卖关系,形不成真正的用户关系。

寄生于OTA平台的“店中店”模式是驴迹科技的立根之本,因此驴迹科技重视营销也是无奈之举,毕竟这直接决定了公司短期业绩。 

而第二大客户驴妈妈仅在景点门票下方相关票务中提供销售位,扶持力度明显弱于同程旅游,因此驴妈妈所贡献的营收仅在20%-30%之间。

16岁抚养孤儿、17岁跳河救人、20岁当选全国人大代表……生于1992年8月的铁飞燕人生看似传奇,其实每一次都是她的初心选择与坚持。

本质是内容和营销公司

新华社昆明12月25日电 题:90后“最美奋斗者”:云南姑娘铁飞燕的侠骨柔情

当然,我们不否认驴迹科技短期存在高增长的可能,但即使如此其业绩在未来仍存很大不确定性,因为无法保证长期与OTA平台的稳定合作。

然而在营收高速增长背后,过度依赖重点平台扶持的软肋也暴露无遗。招股书显示,驴迹科技营收中来自于OTA平台的营收占比始终在九成以上,自有APP的营收占比不足1%。

显而易见,驴迹科技的营收来源受制于商务人员与平台客户之间的关系。如果能够争取到优质的流量位,那么就能够获得可观的利润,但更多时候带来的却是流量的不稳定。

尽柔情:16岁“少女妈妈”

“店中店”模式是生活中很常见的一种商业模式,顾名思义就是开设在商店内的店铺,如开设在购物中心的服装店、餐饮店等,而这些“店中店”开设的原因也很简单,就是看中购物中心巨大的客流量。如今随着互联网的普及,网上“店中店”也成为一种常规选择。

当听到“要为关注的群体发声”时,浮现在铁飞燕脑海里的是家乡的留守儿童。“留守儿童基本是两极分化,要么调皮捣蛋,要么懂事得让人心疼。”铁飞燕说。履职的第一年,她为留守儿童发声。

结束人大代表履职工作后,铁飞燕始终奋斗在工作一线。目前,她担任云南省交投集团运营管理有限公司昆明东管理处团委副书记。工作之余,她还和身边的朋友一起做公益,联系在校学生下乡支教。

“所以在数字时代要把这些惯性改变过来,其实非常难,数字时代就是让每个人更有个性。”马云说。(彭丽慧)

见状,17岁的铁飞燕立刻往河边跑去,一边跑一边脱高跟鞋。她顺着脚手架滑到河堤,跳水救人。对昭通市体育运动学校游泳专业的铁飞燕来说,游泳是老本行,但救人却是第一次。

后来,铁飞燕和家人报了警,警察给的建议是先送去福利院。“实在不忍心,送到福利院,她就再也没有父母疼爱了。”那一刻,铁飞燕做了一个重大决定:自己养!

新华社记者王研、彭韵佳

2013年初,20岁的铁飞燕被选为第十二届全国人大代表,成为当年“最年轻的代表委员之一”。那时,她并未意识到“人大代表”的责任。在名单公布后,铁飞燕开始有意识地了解全国两会,并向老代表“取经”学习。

驴迹科技所处的行业赛道被称作在线电子导览,即通过地图、文字和语音讲解的方式为游客提供导游服务。

如果仅将驴迹科技看成一家小型企业,那么如今可算成绩斐然,短期仍可能高速增长。但如果投资者把驴迹科技看成未来的潜力股,而其自身并未拥有创造私域流量的能力,那么无论他业绩增长多快,“店中店”模式都将是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估值低难解长期增长 

驴迹科技也曾想通过自有APP的方式来获取私域流量。但招股书数据,目前驴迹科技APP的贡献几乎可以忽略。通过上市融资,驴迹科技希望用50%的融资额度去继续开拓海外旅游景点市场,剩余50%将用于运营、收购和招聘。也就是说,港股上市并不能改变驴迹科技过度依赖OTA平台的现状。

在线电子导览的赛道并不宽,据招股书数据,整个在线电子导览行业2018年的总市场规模为3.4亿元,与规模接近万亿的OTA市场相比,更是微乎其微。

除前两大客户外,驴迹科技其余客户稳定性极差,在2019年上半年中,第三大客户的销售占比已经下降至1%。

所谓电子导览业务,与其说是科技业务,倒不如说是旅游产品的内容提供者。招股书显示,从2016年至2019上半年,驴迹科技的所有雇员中,人数占比最高的一直都是内容制作团队,这主要是因为公司近些年一直都在拓宽全国景区的覆盖,景区数量由2016年的527个增长至2019年上半年的8304个。

在马云看来,小孩子都会对新的东西、好玩的东西充满好奇心,但是很奇怪,很多人到了大学毕业以后都不愿意学习,讨厌学习。就像自己离开大学后,最高兴的是终于不用考试了,“我从来没那么高兴过,我终于不要做恶梦,我终于可以去赚钱了。”但他认为这才是最大的悲哀。

驴迹科技的“店中店”模式,销售一方面取决于自身产品的质量,但更重要的是OTA平台对于其流量的扶持力度。同样的产品,不同的推广力度会换来差异极大的销售规模。例如驴迹科技的最大客户同程旅游,因其提供专属二级流量入口,每年都能稳定贡献一半左右的营收。

河水浑浊,潜下去的铁飞燕睁不开眼睛,不知道潜了多少次,她终于摸到了人。铁飞燕用尽力气把他捞至河边漂浮的竹板上,为他做心肺复苏。

面对家人的反对,铁飞燕的选择是坚持。现在,小子健已经在念小学。在小子健7岁时,铁飞燕结婚,有了自己的孩子。她把亲生女儿称作“老二”。

但当我们拨开驴迹科技层层的外表,其商业模式依然是高度依赖渠道方的“店中店”模式。由于在生态链条中处于劣势地位,我们认为“店中店”模式并非一种好的商业模式。

从投资者较为热情的认购分析,驴迹科技的发行价极有可能定在上限2.12港元,届时公司的市值将达29.9港元(约26.63亿元),而公司2018年的利润约1亿元,也就是说公司的发行市盈率将为26倍左右。

一语蔽之,“店中店”模式优缺点显著,优点是能够借助寄主平台的流量优势迅速做大企业规模,如驴迹科技最近三年的快速增长,就是受益于OTA平台的流量扶持。

此外,驴迹科技的产品也并非无可替代,如另一OTA巨头美团的电子导览产品就没有发现驴迹科技的身影,而是选择独家制作和线下导览的方式替代。当电子导览市场变得足够大,谁能保证这些OTA巨头一定会选择驴迹科技的产品?

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铁飞燕被国家授予“最美奋斗者”荣誉称号,成为年龄最小的“最美奋斗者”。“相比起其他奋斗者,我做的事情太小了,就像沙漠里的一粒沙。”接受表彰后,铁飞燕感受到的更多是鞭策,“与老前辈拼搏奋斗的精神相比,我还有太多需要提高的地方。”

2009年大年初二,铁飞燕像往常一样,赶去高速路旁坐班车到收费站上班。刚走到离家一公里不到的河边,她听到了孩子啼哭声。循着声音找去,她发现一个被布包裹着的女孩,“孩子应该是刚出生,脐带还没剪,全身血糊糊的”。

“在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中,‘90后’将是主力军,也会成为民族的脊梁!”铁飞燕坦然而坚定地说,“‘90后’值得信任,也勇于担当!”

展侠骨:17岁飞身救人

例如,2016年至2019年上半年期间,驴迹科技的前五大客户中共出现11家公司,很多公司在成为前五大客户的次年并没有继续合作,使得公司的业绩波动极大。作为投资者,我们无法给出这家公司稳定的业绩预测。

深冬的昭通冷意沁骨,铁飞燕没犹豫,上前把女孩抱回了家。那一年,她只有16岁。

驴迹科技主营业务为在线电子导览内容研发,是中国最大的在线电子导览提供商。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以2018年交易额计算,驴迹科技在整个在线电子导览市场的份额达86.2%。

回到桥上,周围人都为她竖起大拇指。看到有人用手机对她拍视频,铁飞燕赶忙把脸挡着,“太害羞了”。

依赖平台的“店中店”模式

除内容团队外,人数占比较高的为运营和销售团队,甚至在2018年之前,驴迹科技都没有研发团队,足以见得驴迹科技虽冠以科技之名,但却仅是一个概念,仍将内容和营销作为公司主要的发展动力。

由于市场过于狭小,尽管驴迹科技占细分行业86.2%的市场份额,但在整个OTA市场中依然如沧海一粟。当然在线电子导览市场在不断发展,市场份额必定与日俱增,但这个行业的门槛并不高,市场大了注定玩家会变多,竞争自然愈发激烈。

“有三名工人稍微懂水性,我稍微带一下就行。”铁飞燕说,当她把三名工人送至河边时,最后一名不谙水性的工人已经沉入水中。“岸上的人给我指着他的位置,我游过去潜水找他。”

“在过去的两三百年的科技工业时代,人的眼睛是往外看,人们不断的希望探索更多的东西,不断的探求月亮、火星,但是在数据时代,人们应该走内心世界,要问自己到底有什么,要什么开始明白自己。”马云认为,工业时代,我们把人变成了机器,而数字时代,我们正在努力的把机器变成人,所以工业时代的教育体系是流水线,为工业时代的金融服务制造业去创造人才。这些人都是千篇一律。“我们所有的孩子,不管你有什么样的天赋,你就得按到学校里这个套路,最终的目的是能够找到一份好的工作。”

2010年5月,铁飞燕和父亲到四川省绵阳市旅游。途经南山大桥时,她和父亲发现桥边聚集了很多人。“我特好奇,就去看看怎么回事儿。”铁飞燕回忆说,凑近看才发现河边施工的脚手架被大风吹塌,现场施工的4名工人落水。

“心里什么都没想,就奇怪天这么冷,怎么舍得把孩子扔这里。”铁飞燕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