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执法是否滥用暴力?

警员:只因以前太温顺,现在只不过干了该干的事情

爱情保卫战导师周小鹏是红顶天传媒孵化出来的内容受益者,在扶持计划后开始运营快手账号,三周多粉丝数已经积累到12.5万。

这些新老师、新学生采用新的传授方式,创造出新的教育价值,让学习这件事无关地域、无关年龄和性别。

针对警察的袭击时有发生

那是一枚自制燃烧弹,简单易做,瓶子里灌上汽油,点燃瓶口塞着的布条,划着火光就飞了过来。

9月29日,港警在金钟抓捕破坏公共设施的暴力示威者。

此举在快手看来,是平台帮助合作伙伴进入社区文化的一种手段,需要知道用户需要的内容真正是什么,而不是自己去定义需求。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对合作伙伴筛选,毕竟流量也是寸土寸金。意外爆发地疫情对于教育机构的影响于快手而言,“惊吓”变“惊喜”,快手官方流量倾斜政策早被蜂拥而至的企业瓜分一空,在北塔资本组织的“一点钟无眠北塔快手教育”讨论群中,教育机构们确实夜夜无眠。

开篇提到的修手机的杨长顺师傅一次线下交流能吸引五六百人报名,而陈氏二胡就像一个线上老年社区,他们的“学员”甚至会把自己的快手账号后面加上“陈氏二胡”的后缀。

退休警长李龙生认为,正是这种琐碎细致,使得港警与市民关系融洽,“警察天然的武器就是威严,当市民喜欢警察,就相当于警察放弃了这件武器。现在警察上街打催泪弹,只不过干了该干的事情,但人们就受不了了。”

在2019年11月的GES未来教育大会上,快手高级副总裁马宏彬宣布将在春节前拿出66.6亿流量帮助育类账号在快手平台冷启动。

2018年6月到2019年8月,快手课堂平均每月付费用户环比增速超过95%,累计付费用户已超160万,用户覆盖一二线城市到三四线城市,其中,三线以下城市的下沉市场用户占比高于行业平均水平9.2%。有43%的教育内容生产者使用了直播售卖课程,其中94.9%的人都获得了收益;51%的教育内容生产者使用短视频售卖课程,其中95.2%的人获得了收益。

北塔资本认为2020年是“短视频+直播”教育大发展机会的开始,更计划拿出重金重仓投资教育+快手领域的初创企业。

“跟警方的催泪弹相比,暴力示威者的武器有汽油弹、腐蚀液体、弓箭、绑有铁钉的石油气罐、砖块。”阿华说。

快手重仓押宝教育事出有因

与香港电影中警察侦破国际大案、警匪街头枪战的演绎不同,现实中港警处理的案件大多琐碎。阿珍说,她在湾仔执勤时,下午3点到晚上12点,接到的案件超过100个,打架、偷东西到违停、吵架,事无巨细。

9月29日,港警在铜锣湾警戒。

快手押宝教育,首先受益于教育与互联网的接轨日益成熟,好学者不如乐学者,便捷的碎片化学习模式与短视频新的呈现方式一拍即合,且经过了验证;其次和其他平台相比,快手的流量分配更均衡,恰好解决了在线教育获客成本高企的燃眉之急。当传统渠道红利逐渐消失,保持高速增长的快手提供了新的流量增量;最后从快手的用户画像来看,每年有约2.3亿小镇青年活跃在快手平台,在向下沉市场掘金的同时,践行了教育的普惠准测。根据统计,快手有65%的老师来自一二线城市,74%的学生来自三线以下教育资源缺乏的地区。

当日,阿华所在的小队50多人在二号桥上建立防线,跟50米外的数百名示威者对峙,下午3点左右,警方使用防暴枪发射的催泪弹和霰弹枪发射的布袋弹驱散示威者,示威者则向警方防线投掷燃烧瓶、砖块,“10多分钟时间,我们打了300多颗催泪弹和布袋弹,然后持盾牌和警棍冲散了示威者。”

阿珍曾是写字楼里的一名白领,她想找一份更有挑战性的工作,辞职应聘警察。警察学院培训毕业后,先去巡逻队、机动部队、冲锋队、特勤队,最后又调回机动部队。新入职的警员如今月薪两万一千港元左右,每年加薪一千港元,“在香港算是相对体面的职业。”阿珍说。

如果是当年的YY是小农经济,李学凌想联合所有的教师“个体户”,短视频内容和知识付费发展到今天,快手想吸引地是更专业的内容提供方。

示威者们四处设置路障,阻断交通,扰乱秩序,甚至砸毁一些店铺,试图给香港政府施压。警察的任务则是驱散示威者,恢复街面平静。

与柯渡医疗相似企业融资情况:

2016年,媒体一篇《底层残酷物语: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给快手的烙印实在太重,经过3年,快手没洗去“土味”,用户却已经坦然接受这个“更真实的世界和平凡的生活。”

62岁的退休警长李龙生1977年加入警队,他认为,此次事件香港警察备受指责,声誉一落千丈,源自香港人对警察不切实际的过高预期。

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

他们手持防暴枪,向前迈步,对着空中射出催泪弹,后退,装弹,迈步,再开枪。

快手大数据研究院发布的《2019快手教育生态报告》,首次对快手教育生态做出系统盘点。报告显示,平台教育类短视频累计生产量高达2亿,作品日均播放总量超过22亿,日均点赞量超过6000万。快手上的教育短视频作者超过99万,同比增长超过100%;教育直播日均观看时长约等于734年,日均观看人数累计高达1亿,日均直播评论超过2000万。

是什么在激励新老师不断产出优质内容?除了情怀之外,当然还有实打实的创收。

2019年6月中旬,香港警队机动部队女警阿珍接到命令街头执勤,不敢相信自己会面临这样的境地。“原本理性、克制的示威活动,仿佛一夜之间,忽然全变了,变得乱糟糟。”她说。

10月13日,旺角,港警清理示威者留下的路障。

1997年香港回归前后,香港的暴力犯罪减少,加之香港电影的烘托,香港警察的形象大幅度提升,并以专业、高效闻名世界,是香港警队的“高光时刻”,获赞为全球最佳纪律部队。一部由梁朝伟主演的警匪片《新扎师兄》一度风靡香港,影视剧里香港警察的风采让阿华着迷,和许多年轻人一样,看了这部剧,立志要当警察。

但阿华坦承,按照严格的执法操作规范,如果暴力人员不反抗了,警员应该停止武力,但这个尺度在冲突现场并不好拿捏。

警方表示,警察获报赶抵车祸现场时,车内三名青少年均死亡。住在出事地点附近的当地居民萨朗(Vivek Saran)说:“从没见过这种事情发生。”另一名当地居民史塔森(Susan Staxen)则说,三更半夜被一声巨响给惊醒。

瓶子落在阿珍面前,瞬间爆燃,接着黑烟弥漫,空气变得焦灼,充满燃烧的味道。除了燃烧瓶,呼啸而来的,还有下雨一样的砖头。

布兰诺市警方指出,这辆2019年份橘色宝马(BMW)轿车在出事之前频频超速,经过弯道时失控冲出路面飞起,先是撞上路面中央分隔岛上的一棵树,紧接着又弹出撞上第二棵树。警方表示,由于撞击力道非常强大,整辆车被切成两半,车子也爆炸起火,某些车体碎片散落到社区民众住家庭院。

形成产品矩阵相互导流,在哪个平台都不过时。智慧流的创始人陈庆表示“快手这次在教育的发力,是在下一场流量雨。下雨过程中如何能接更多的水?不管三七二十一,先拿更多的脸盆冲出去,脸盆越多,接到的水越多。”所以智慧流一口气开启了60多个账号。

观塘警区警民关系主任谭汝禧曾从事与海外其他执法机构的联络工作,认识许多世界各地的警察。

“他们对香港警察的评价是,很专业很克制,他们跟我说,如果现在的情况在他们国家发生,他们讨论的不是有多少人受伤,而是有多少人死亡,他们很欣赏香港警察的作风。”谭汝禧说。

最近一段时间,香港警察使用催泪弹被质疑为滥用武力,阿华和阿珍则认为,这符合操作规范。

邓炳强说,市民对暴力已感到厌倦,他向使用暴力的人喊话称,他们的行为不会得到社会支持,警方会尽一切办法拘捕他们。

而如今暴力持续不止,触目惊心。有人砸坏商铺饭店,有人捣毁地铁售票机和屏蔽门玻璃,有人在交通要道设置路障,甚至纵火,一些讲普通话的人被围堵,落单的警察也被围殴。

“香港人太久没有见过催泪弹了,他们觉得香港警察像温顺的猫一样,但他们不知道,警察可以合法使用武力。”上述退休警长说。

布兰诺独立学区(Plano Independent School District)17日下午证实,这三名青少年包括两名在校学生以及一名此前曾在该校就读的学生。

在快手上,素质教育、三农、职业教育、学科教育四大垂类有着巨大的拥趸。素质教育日均播放量超过10亿,点赞量超过360万,内容包括书法、手绘、曲艺、生活妙招、舞蹈、摄影等;职业教育日均播放量超过9亿,内容包括维修、驾驶、饮食制作、服装设计等。

为什么选快手,机构们这样说

“警察使用多少程度的武力,要看他们受到了多少袭击,针对警察都是致命的暴力袭击,而警察使用的是低层次武力,我不认同警察使用了过多的武力。”遇袭警员Alex说。

短视频打头阵,直播立人设。在问保必答的创始人王盛看来,“快手是一个很讲究信任的平台。短视频只能作为涨粉工具,建立不起信任,直播和用户天天见很重要。”从快手的头部大V来看,基本都保证了固定且高频的直播时间。

半年来,每天能和同事一起平安下班,阿珍就倍感欣慰。唯一的一次受伤,是在向暴力示威者疾速推进时,负重的她摔倒在地,双膝紫肿,三个星期才治愈。

近期针对警察的袭击时有发生。8月12日,一名警员在尖沙咀警署内执勤时被暴徒投掷汽油弹烧伤双脚。10月13日,巡逻小队警员Alex在观塘地铁站执勤时,被一名袭击者持刀刺中脖子,鲜血直流。经过四个多小时的手术,至今仍在康复中。11月17日,一名警察传媒联络队队员在香港理工大学附近,被人用弓箭射中小腿。

“大的原则是超过50人非法集结,对方扔汽油弹和砖头就可以使用催泪弹。催泪弹声音巨大,烟雾弥漫,目的是为了驱散,是最低级、最安全的武力,可以说催泪弹的伤害性比警棍还低。”一名退休的香港警署警长告诉新京报记者,催泪弹射程六七十米,释放的烟雾能让人呼吸困难,而布袋弹射程20多米,能让单个人失去反抗能力,两种武器均不会致命。

阿华处理的事情更加琐碎,“猫上树下不来、鸟叫吵人、狗走丢了,甚至孩子不做作业,都会有人报警,都要去解决。”这些工作让他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上门服务的客服。

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从6月9日到12月29日,一共有544名警员在行动中受伤。

防暴护甲、胡椒喷雾、警棍、防毒面具、一支能发射催泪弹的防暴枪,还有装着六颗子弹的左轮手枪。20多斤重的防暴装备,背负在防暴警员身上。

11月12日,阿华参与了香港中文大学(以下简称“港中大”)著名的“二号桥冲突”事件。有示威者占据港中大校园内的二号桥,向桥下的东铁线地铁路轨和吐露港公路投掷单车等杂物,阻断交通。

李龙生曾谈过三个女朋友,她们的父母一听说他是警察,极力反对,“背地里,市民都喊我们是有牌照的烂人。”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

李龙生入警当年,赶上数千名警察冲击廉政公署,殴打廉署人员,并要求不被惩罚,“无论是英籍警察还是香港籍警察,名声一直不好,但市民都很怕警察,去店里买东西,没人敢收警察的钱。”

让用户凭喜好进行筛选,内容自然优胜劣汰,对于快手来说,第一步是保持足够的内容产出。所以在和教育企业合作上,一方面大力扶持,一方面快手“强势”地要求:合作伙伴必须每天刷快手两个小时左右。

布兰诺独立学区发表声明出,学区全体人员与布兰诺高中(Plano Senior High)、布兰诺西布高中(Plano West Senior High)一起为这些学生的过世表示哀悼。

知识本就是从庙堂到民间扩散的过程。

符合受众的表现形式。想要获得快手老铁的认可,从群众中来,向群众中去很重要。从宝宝玩英语的经验来看,偶像练习生漂亮的小哥哥并不如“草根”出身的主播更有吸引力。卡比早教在尝试了将高端内容搬上快手并不理想之后,最终更改定位成专注两性健康、婆媳关系的“宝妈情感主播”。

引援媒体报道,快手投资方信义资本的陆复斌预计,快手2019年整体营收能到400-500亿,而快手的主要盈利大部分由直播贡献。这意味着,直播卖货按照平台与主播五五分成,在不考虑成本的情况下,老铁主播们一年在快手能赚至少一百多亿,从用户和客户的变现而言,快手的能力不容小觑。

从快手的自身定位来看,教育内容是刷新标签突围的绝佳赛道。

12月30日,一些香港市民在湾仔警察总部附近,游行撑警。他们举着国旗和区旗,大声呼喊着“支持警察,严正执法。”

此外,还有一些机构们的摸爬滚打出来的金科玉律。

“哪些你觉得很傻却都火了的人,别犹豫,你一定要向他学习,他一定有过人之处。”从实践中证明了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变过,不过是出现在微博、公众号、短视频上的时间有先后而已。

在冲突至今6个月的时间里,无论是阿华还是阿珍,他们每天至少工作13个小时,最长连续工作40个小时,吃能量包充饥,睡在警车里。香港夏日30多度的湿热天气,常使他们汗流浃背。

最后的最后,掌握了足够方法论之后,勤奋也很重要,各位教育老铁们要常更新呀,奥~利~给~。

被问到为什么要做快手?对于快手生态熟捻的MCN红顶天传媒的创始人景红认为:“快手2019年开启教育生态搭建,可实现平台内开设直播和录播课程并完成交易闭环。众多老师利用快手平台实现一节课成交上万单。目前扶持力度很大,但除了流量红利,更多的是流量背后带来的教育产品和教育商业模式的改革。”

“警察可以合法使用武力”

10月27日,港警在旺角巡逻。

30日当天,香港警方在社交网站上发布视频,回顾了香港警队在过去7个月止暴制乱的情况。警务处处长邓炳强表示,过去半年多来,有不少犯法、支持犯法和暴力的人,想削弱警方的执法能力,不断用假新闻和假消息,煽动社会对警方的仇恨和误解,分化市民和警方以及警队内部。但警队并非孤独,而是有好多市民和机构支持。

从警21年的警长阿华也说不清楚,为何示威活动会变得暴力。他说,香港每年大大小小的游行上千次,警方会向游行者下达不反对通知书,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游行都能顺利进行,警察还会帮助游行队伍维持交通秩序。

阿珍和阿华分属不同的防暴小队,但任务一致——驱散暴力人群。

抢占最有吸引力的内容。101名师工厂的ALEX总结了四点:打动人心,引发共鸣、搞笑段子,让人开心、制造话题,引发讨论以及知识干货,刺激收藏。

香港警察公共关系科向新京报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从6月9日到12月29日,一共有544名警员在行动中受伤。

“仿佛一夜之间,变得乱糟糟”

7月21日,有白衣人在元朗地铁站无差别攻击乘客,警方被指未有效制止袭击,被称“警黑勾结”。8月11日,有消息称尖沙咀警署外一名少女被警方的布袋弹击爆眼球。8月31日,传言称警方在太子站地铁内打死人。

16岁接触手机维修,有着20年实操经验的杨长顺师傅;来华23年,过去一年发布200多个化学科普作品的牛津大学戴博士;称霸老年社区二胡江湖的陈氏二胡…..

至于意外发生时的确切车速,警方并未公布。警方表示,这辆宝马轿车的导航系统发出了安全气囊已经启动的警报,让警方因此得知车祸发生。

面对这些传言指责,阿华也希望能够还香港警察一个清白,“对就是对,错就是错。”